追蹤
瓶子。In bocca al lupo
關於部落格
CREPI!!!

吃掉它!!!
  • 46750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香水,一種集體的創作

  有一天,我跟Signorina.X與其他友人一起去一家台灣人開的亞洲菜餐廳,我們既吃了韓國的石鍋拌飯,也吃了泰式的咖哩大蝦、四川的水煮牛肉,還有菜單上雖標日式,但怎麼吃都像台灣口味的海鮮豆腐煲,配上青島啤酒地開懷暢飲。晚餐期間,話題就從生活瑣事一路蔓延到香水製造上。

  Signorina.X問我:「一瓶香水需要花多少時間製造呢?」想了好久,怎麼上了半年的課,這麼直接了當的問題我竟然回答不出來?

  因為,這不是一個絕對的時間長度。

  「3分鐘,或是,一輩子。」如果看過電影『香水』的人,可以同時回答這兩個答案。前面的是仿製一瓶熱賣香水的時間,後面的是精選10個女人的靈魂所調配出的“黯然消魂香”。



  為了找尋更適切的回答,重新打開了香水學的上課筆記,有像『CHANEL No5』的大師級調香師Ernest Beaux一樣,1、2年或甚至相隔5年才推出新品的;也有如當今“the nose of Chanel香奈兒的鼻子”,年年都有新香水可聞。更有些調香師以freelancer自由接案者的身分,遊走於各個品牌之間,彷彿就與攝影師、造型師或任何影像工作者一樣。總而言之,從第一個知名的調香師Pierre-François Pascal GUERLAIN*開始,到2006年FiFi Award*的最佳新品『Narciox, for her Eau de Parfum淡香水』調配者Francis Kurkdjian與Christine Nagel,調香師的身分已經逐漸退居於香水本身的背後,一瓶香水的榮耀加諸得是在它的名字、它的標誌上面,也是在它的廣告形象、它的代言人,調香師的名字變得拗澀,難以記得也沒什麼慾望被記得。

  所以,調香師變成香水製造的一個環節,一個機器運轉時的小齒輪,被鐵皮給覆蓋,從外觀上看不見的小零件。

  但是,如果從商業的角度來思考,整個過程的輪廓就浮現出來了。

  「今日,一瓶香水的誕生,需要三季的準備時間,一季的公開推銷。」這個數字是從法國的香水化妝品集團得來的。一月底,全班拜訪COTY時,該行銷部門以旗下新品『CK, euphoria men』為例,作了完整的香水上市報告。



  在這場《如何製造一瓶香水?》的戲碼中,企業才是幕後的大老闆,真正香水的指揮官,在他們將「新香水調製方針」送到調香師面前時,已經作了一大串的趨勢分析與調查,找到新香水的定位、的個性,也找到新香水的對象、的目標,估算了製造與行銷的整體成本,也衡量了上市後的目標利潤,調香師扮演的,只是一位科學家。

  整場戲共分12小節播映,我自己再反推區分為4大章:「A.市場分析→B.產品定位→C.生產製造→D.行銷公關」,調香師的部份就位在C大章的第8小節。

  除了調香師這位隱身香水背後的推手,緊接著C大章的第9、第10小節由瓶身設計師與紙盒設計師登場,總括來說,以上三者都不算是一個“個人”,他們是一個“單位”的代號,只是把他們個體化顯得比較厲害,好像英雄那樣。

  各單位依據著「新香水調製方針」,將負責的不同部份賦予共同的個性,看起來職務被切割得零零碎碎,其實,卻是一瓶香水的真正創造者。我的意思不是說他們像眾神一樣“嘣”的一聲,或是“亢噹”一下靠光束讓新香水降落地面,而是從他們的手上,默默的、默默的吐出自己的味道。



  香水是一片花園,花園裡不只有一種花,有上千種花,上千種花裡有得聞起來甜膩、有得清香、甚至有得還帶有下水溝臭味,但最後她們混在一起,就變成一種集體的氣味。花園裡也不是只有花,沒有雕像噴泉的花園多沒情趣;沒有柵欄或樹木圍籬包住她們,那也稱不上花園,那是草原的一景。所以,對我來說,一瓶香水是一個集體,它包含了很多位專家、很多位藝術家、以及很多位創意者,有得人或許銅臭味重了點,有得人或許高不可攀,但只是標榜某一人的功勞似乎有點偷懶,也太過簡化了。

  把一個單純的問題作了如此多的衍伸,會有這樣的結果也是因為同時還拜訪了包裝設計工廠與化妝品瓶身設計工廠,參觀前,所有人都顯得意興闌珊,認為一定無聊的不得了。但參觀後,我竟然感動得想要大喊:「像製造業敬禮!」如果說這世上有哪一種人最令我佩服,那就是默默作著被大多數人忽視的事,而且還能把這些事做得有模有樣的人,這篇網誌想紀錄的也就是這片刻的讚賞。


<備註>
*Pierre-François Pascal GUERLAIN法國香水化妝品品牌嬌蘭(from 1828)
的創辦者。
*FiFi Award1937
年開始,一年一度由國際香水學會主辦,被稱為香水界的奧斯卡獎。 (國際香水協會網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